考古/神祕詛咒!9歲女童奢華石棺上 刻著「開者必死」

(2013/4/26)   viewed:4626   大陸新聞中心   原稿連結

一個年僅9歲的女童,一具罕見的房形石棺葬具,『開者即死』的神秘詛咒,230餘件讓人嘆為觀止的精美隨葬品……,當這一系列的資訊組合在一起的時候,相信人們更想知道的是,究竟是怎樣的殊榮讓一個年僅9歲的女童,死後能夠擁有一座巧奪天工的精美仿宮殿式石棺,享受著堪比王侯將相的奢華陪葬品。她到底是誰?

墓主為一個9歲小女孩

現據新華網報導,珍藏於大陸陝西省西安市碑林博物館內的『李小孩石棺』,是20世紀60年代,在今陝西省西安市玉祥門外西大街南約50公尺處的一處基建工地施工時被發現的。當時大陸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員透過挖掘發現,這是座構築規整的長方形豎井土坑墓,由墓室和墓道兩部分組成。墓室呈長方形,近地表處長6.05公尺、寬5.1公尺,向下逐漸內收,至墓底部長5.5公尺、寬4.7公尺,深度為2.9公尺。墓道在墓室南壁的正中,為斜坡式,長6.85公尺、寬度1.85公尺至1.60公尺。『這類墓葬形制在考古學上稱作平面呈甲字形的土坑豎穴墓。』西安碑林博物館副館長王原茵介紹說,『屬於規格比較高的一種墓葬。』

在對古墓的進一步挖掘過程中,考古人員發現了一具完整的石槨。打開石槨,一具雕刻精美、堪稱石雕藝術品的仿殿堂石棺躍入眼簾。石棺平面呈長方形,是3間有浮雕的房屋形狀,長1.92公尺、寬0.89公尺、高1.22公尺。棺蓋由整塊石頭雕刻而成,蓋下部分由6塊石塊鑲為一體,中間開門,兩側開窗,四周刻有斗拱、門窗、瓦當,並線刻有青龍、朱雀、侍從等圖案,儼然是一座隋代歇山式建築(古建築屋頂最常見的構造方式之一。即由前後2個大坡簷、兩側2個小坡簷及2個垂直的等腰三角形牆面組成,因交出9個脊,又稱九脊殿或漢殿、曹殿,這種屋頂多用在建築性質較為重要、體量較大的建築上)的縮影,如此豪華石棺的墓葬主人究竟是誰?

根據墓誌記載,墓主是一個年僅9歲的女童,名叫李靜訓,字小孩,是隋朝左光祿大夫、岐州刺史李敏的第四女。李靜訓家世顯赫,她的曾祖父李賢是北周驃騎大將軍、河西郡公;祖父李崇,是一代名將,年輕時隨周武帝平齊,之後又與隋文帝楊堅一起打天下,開皇三年(西元583年),在抗拒突厥侵犯的戰爭中,以身殉國,享年48歲。隋文帝楊堅念李崇戰功赫赫,且為國捐軀,因此對李崇之子李敏也備加恩寵,自幼便將其養在宮中。開皇初年,周宣帝宇文贇、皇後楊麗華(隋文帝楊堅的長女、北周宣帝5皇后之首,靜帝即位後被尊為皇太后)的獨女宇文娥英親自選李敏為婿。

從墓誌的記載來看,李靜訓自幼深受外祖母楊麗華的溺愛,一直在宮中撫養,然而大業四年(西元608年),她卻『遘疾終於汾源之宮』(墓誌語),『汾源之宮即是汾陽宮(隋煬帝行宮),也就是說,李靜訓應該是被楊麗華帶在身邊,隨同隋煬帝一起前往汾陽宮時夭逝的。』王原茵說,『楊麗華對此十分傷心,便要求對其厚葬。』

為何用石棺葬於城內?

對比同時期其他墓葬,李靜訓的埋葬地點和埋葬方式尤為特殊。墓誌稱,李靜訓死後,當年12月埋葬於京兆長安縣休祥里萬善尼寺。『京兆』指的是當時隋代首都大興城(唐為長安城),『休祥里』(唐稱坊)位於大興城內皇城西南第二街由北向南第二坊,『這也就是說李靜訓死後是被埋葬於大興城內。』王原茵說,『中國漢民族進入封建社會之後,依照葬儀往往把葬地選在遠離居住地的市郊,尤其是隋唐時期,在城內很少發現有同時期的其他墓葬,李靜訓墓也是迄今為止在隋代京畿地區發現的第二座墓葬。不過,萬善尼寺並非是一般的尼寺,而是埋葬眾多妃嬪的皇家尼寺。以李靜訓當時的受寵程度,埋葬於此也是無可厚非的。』

在埋葬方式上,李靜訓將近26平方公尺的墓室內除了1方墓誌、4塊殘磚與石棺槨之外未放置其他物件。『隋代使用的石質葬具,以石棺床較為普遍,但石棺槨,即便是普通式樣,其使用人群也有一定的特殊性。』王原茵說,『在李靜訓之前,房形石葬具的使用者屈指可數,且隋唐兩代的文獻中都沒有什麼品階的官員方可使用石葬具的規定,我們從隋至唐安史之亂以前所出土的使用石葬具的墓主情況分析,石槨、石棺僅用於一品以上的皇室成員和有特殊貢獻的勛臣。李靜訓是皇太后的寵孫,死後享用石槨、石棺,當屬於特加優厚。』

女童的殊榮?

李靜訓墓不僅石棺豪華,墓內的陪葬器物也極為豐富、精美,這是已發掘的隋代其他墓葬中所沒有過的。累計230餘件的隨葬物品皆置於石槨、石棺中間不足3平方公尺的狹窄空間內,除一般常見的陶俑及少數陶器外,還出土了大批珍寶,如金器,有嵌珠寶金項鏈、嵌珠寶金翎、金戒指、金杯、金釵飾品等,以及玻璃器、玉石器、鋼鐵器、骨、木漆器和絲織品等。其中,金項鏈和金鐲是波斯的製品,玻璃瓶和所盛香水也來自國外。從這些隨葬品中可以看出:陶俑和陶器屬於儀仗類的殉葬品。陶、瓷、銅、鐵、骨、木、漆器是日常服御器,種類齊全,幾乎是把死者生前所需的日常物品一件不漏地都殉葬了。對於一個年僅9歲的女童而言,即便是生前如何深受寵溺,也還是超出了一般禮制所允許的範圍。

對此,王原茵解釋說,『透過對墓誌銘文的解讀,我們推測主辦李靜訓喪事的極有可能便是楊麗華。首先,楊麗華對李靜訓這個外孫女傾注了太多感情;其次,從歷史文獻記載來看,楊麗華生性倔強,是個行事頗有主見的女子,她對楊堅取北周而代之的行為始終不能釋懷,從墓誌中「周皇太后」的稱謂便可見一斑;第三,自佛教傳入中國之後,建塔供舍利之風日盛,隋文帝在位期間更是大興佛事,楊麗華既是北周皇后又是隋朝公主,且她本人也浸淫佛法,對於房形石葬具在禮制中的特殊含義自然非常了解。』

這樣看來,楊麗華命人雕刻具有宮室外觀的華美葬具給她心愛的外孫女,並仿效舍利的埋葬方式,將其置於石棺中,並在石槨及石棺瓦當上刻有『開者必死』這樣極其少見的嚴厲詛咒文字,並選擇萬善尼寺作為李靜訓的棲息之地,可謂合情合理,也煞費苦心,『這樣一來可以保佑李靜訓墓永固,二來楊麗華本人也可經常前往追念。』

一個年僅9歲的小女孩,生前錦衣玉食,死後享受厚葬,只因為她是皇親國戚的特殊身份。與其說這座墓是李靜訓本人地位的反映,不如說是她複雜的社會關係在其窀穸之所的一種折射。李靜訓的父母雙方與皇室親密而微妙的關係,喪事操辦者的性格和情感以及個人的信仰,最後都轉化為實物形式體現在她死後的安厝之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