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奇觀/現恐龍迷? 69公尺石灘踩出80大腳板印

(2014/7/14)   viewed:3189   nownews   原稿連結


繼去(2013)年8月岩壁發現恐龍腳印後,瀘州古藺縣再現恐龍迷踪。在古藺桂花鄉,村民們發現,在當地一個名為石鳳窩的地方,有著不少恐龍足跡。昨日(7月8日),中外權威專家對恐龍足跡進行了實地考察。據專家介紹,此次發現的恐龍足跡近300個,至少含3個種類的恐龍,判斷為白堊紀早期遺跡。其中發現的獸腳類恐龍行跡為大陸最長的肉食龍下目行跡,長度為69公尺,約有80個,最長腳印60公分。腳印如此密集,究竟隱藏著何種秘密?

1.偶然發現6次考察後發文引古生物學家關注

『從今(2014)年4月中旬到7月初,一共來石板灘查看了6次,並於7月初在網上發布了關於恐龍腳板印遺跡的文章。』昨日,古藺縣桂花鄉政府黨政辦工作人員徐挺告訴華西城市讀本記者,自己從小就對大自然很感興趣,是一名生態愛好者,曾在鄉楠小學當過校長,今年四月中旬被調到桂花鄉政府黨政辦,協助旅遊開發工作。

自從聽說漢溪村村民反映石鳳窩石板灘上的腳板印,不知是龍還是鳳,為確定這些腳板印是什麼動物留下來的,徐挺多次在網上查找相關資料,透過資料分析和實地查看,徐挺初步認為石板灘上的腳板印可能是恐龍遺留下來的。在最後一次考察之後不久,徐挺便在網上發表了一篇關於恐龍腳印的報導,頓時引起了大陸大陸國內外著名古生物學家的關註便於兩日後趕往現場進行實地勘察,『其實剛開始時大家都不認同我的看法。』徐挺回憶道。

2.昨日親歷69公尺含80腳印為目前最長肉食恐龍行跡

昨日中午,華西城市讀本記者同大陸國內外知名古生物專家一起驅車,從桂花鄉出發前往恐龍腳印所在地石鳳窩,相距有10公裡。在行駛到一半,因為沒有公路,車輛無法再前進,只能靠步行。步行上山近一小時後,記者看到了這片有著恐龍腳印的長石灘。這片石灘長近650公尺,石面上幾乎隨處可見大小不同的石坑。

剛踏上石灘,專家便激動地說,『這就是恐龍腳印!』隨後,專家走向石灘裸露比較明顯位置的最高處,開始拉線畫探方,每兩公尺便做一個標記。在畫探方的同時,專家一邊清理坑中落葉,並用不同顏色粉筆標記出不同行跡的恐龍腳印。據專家的初步統計,這些腳印留存於白堊紀早期。另據初步統計,此次發現的恐龍腳印有近300個,其中一道恐龍行跡長69公尺,含有約80個腳印,這一串腳印已經確定為大陸目前發現的最長的肉食龍下目行跡,甚至可能會成為亞洲最長。

3.試圖還原至少3種恐龍留蹤跡來此歇腳喝水獵食

『現場的發現令我非常震撼。』來自自貢恐龍博物館的原館長、研究館員彭光照說,昨日發現的恐龍足跡群不僅面積大、腳印多,並且類型豐富。彭光照介紹,根據腳印的行走方向和大小,現場發現至少應該有3種不同種類的恐龍腳印,分別是新蜥腳類、鳥腳下目和獸腳亞目。『最大的、圓形的是新蜥腳類,稍小的三趾形並帶有尖銳爪痕是獸腳亞目,最小的有著圓鈍趾頭是鳥腳下目。』

同時,經專家的現場考察及推測,這片長石灘在恐龍存在的時期應該是一片巨大的湖灘,而不遠處應有湖的存在。『根據我們的考察,可以推斷出這裡應該是恐龍喝水的地方。這些小腳印(鳥腳下目)是與湖盆方向垂直或成一定角度行走的,而大點的腳印(獸腳亞目)因為是食肉動物既要喝水又要捕食,所以腳印是沿著湖邊行走的。』彭光照還說,根據足跡化石的證據,可以推斷出當年這些恐龍在這裡曾發生過精彩的獵殺。傳說故事石達開和紅軍長徵曾從腳印上經過

傳說很多年以前,一次突然發生山體滑坡,形成了長650公尺,寬65公尺的石板灘,當時的人們在石板灘上發現了這些坑坑窪窪的腳板印,仔細一看,發現有的腳板印像鳳,有的腳板印像龍,在發現這些腳印不久後,人們便在石板灘下面修建了樓閣,由於當時人們的文化水平較低,無法辨別石板灘上的腳印究竟是龍還是鳳,但多數人認為是鳳,便取名為石鳳窩。

為了確定石板灘上的腳板印究竟是龍還是鳳,樓閣村(2008年更名為漢溪村)老支書陳文思在今年四月,專程找到了古藺縣桂花鄉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徐挺,來石板灘查看腳板印。另據當地村民介紹,這條道路曾是一條『茶馬古道』。在太平天國時期(1862年),石達開在到達大渡河前曾在這裡居住了三個月的時間,在距離發現恐龍足跡不遠的地方還立有石達開的祭台。紅軍長征徵時期,紅軍四渡赤水,曾從這裡走過,還曾借宿過附近群眾家裡。

祖輩口傳有龍腳印好幾代曾用來曬穀子

『很早以前我們就知道這裡有腳板印了。』在距離發現恐龍腳印約300公尺的半山腰,村民劉延華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裡。從他記事起,他便聽家裡的長輩說,附近的山上有龍腳印。『只知道是龍腳印,搞不懂是什麼動物,也不知道珍不珍貴。』劉延華說,因為這裡有龍腳印,附近的村民都知道,學校的老師和政府的工作人員也都來看過,但也一直都沒有變化。直到昨日有專家來考查,他才略微懂得,這些腳板印很珍貴。

『那裡有一個很長、很平的灘子,家裡還在做農事時,會將收獲穀子的背上來曬。』劉延華的妻子張太群嫁過來已經有近30年了,她記得這裡以前是個很大的石灘,寬度有近50公尺,直接連到了兩側的山壁。她說,在石灘上除了中間的足跡比較多,現在被植被覆蓋的區域,也曾看到過龍腳印。

專家釋疑

1.這些腳印能說明什麼問題?透過腳印距離可推算恐龍奔跑速度

大陸地質大學(北京)在讀博士生邢立達:昨日現場的工作主要對坑內清雜,將所有清晰畫上輪廓。接下來還將用薄膜把腳印覆蓋並臨摹下來,等回到北京後會對腳印做進一步的研究,確定屬種以及復原古生態。透過每個腳印之間的距離,可以推算出恐龍的奔跑速度,不同的快慢也可以體現出一些古動物群的細節。

2.同去年發現的另一處腳印是否有關?一個侏羅紀早期一個白堊紀相差幾千萬年

邢立達:整個四川盆地侏羅紀時期的恐龍非常發達,但是侏羅紀之後的白堊紀恐龍發生了什麼變化我們還不是很清楚。該地區的恐龍足跡群還可以和大陸國內及世界同期的足跡做橫向對比,復原出整個盆地在白堊紀時期的古生態。此外,去年專家考察團曾在古藺縣椒園鄉同樣發現過恐龍腳印,但上次所發現的腳印是侏羅紀早期的腳印,與此次發現的腳印相差了至少幾千萬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