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二戰日本投降不是原子彈 是蘇聯迫使的?!

(2013/6/6)   viewed:4390   nownews   原稿連結

加利福尼亞大學一位德高望重的歷史學家長谷川整理出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是蘇聯介入太平洋戰爭迫使日本投降,而不是廣島和長崎的核爆炸。根據人民網報導,《波士頓環球報》發表文章,介紹了歷史學家在研究日本投降原因時得到的新成果。文章稱日本投降並不是因為眾所周知的廣島、長崎核爆炸,而是另有端倪。文章摘要如下。

在近七十年的時間裡,美國公眾都接受了同一個導致日本投降的原因。到1945年中,歐洲戰爭已經結束,很明顯日本已沒有任何勝利希望。經過多年橫跨太平洋島嶼的艱苦戰爭,日本的海軍和空軍幾乎都被摧毀了。物資生產步履蹣跚,完全被美國工業打敗,日本人民正在經歷飢荒。全面侵略戰爭對日本自己也意味著數以十萬計的死亡,但是,日本領導人仍然拒絕投降。66年前的8月初,美國推出了一種可怕的新武器,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在短短幾天內,日本投降,終於結束了戰爭。

然而近年來又出現了對這一事件的新解釋。加利福尼亞大學一位德高望重的歷史學家長谷川整理出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是蘇聯介入太平洋戰爭迫使日本投降,而不是廣島和長崎的核爆炸。他的解釋可能會給投放原子彈的道德意義帶來新解釋,也會引起關於核威懾的爭議,還表明我們可以以不同的方式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怎樣結束、為什麼結束。

『長谷川改變了我的想法。』因《原子彈出世記》一書獲得普利策獎的理查德羅茲說,『日本投降的原因並不是那兩顆原子彈。』杜魯門總統發展核武器的決定一直是爭議的來源。很多人認為攻擊平民永遠都不是正義的。20世紀60年代,一位『修正主義學派』歷史學家認為,日本在被原子彈襲擊前馬上就要投降,投放原子彈是沒有必要的,杜魯門批准這麼做是為了用這種新力量恐嚇蘇聯。

長谷川出生在日本,自1990年以來就在美國任教,他精通英語、日語和俄語,拒絕傳統和修正主義的立場。據他對證據的仔細核查,日本在廣島核爆炸之前並不準備投降,在核爆炸之後也不準備立即投降。事實上,是因為在廣島核爆炸幾天之後的蘇聯對日宣戰使日本投降。

美國和日本公眾都堅持認為是核爆炸結束了戰爭。對於日本人來說,廣島是他們國家作為受害者的有力象徵,幫助他們遮掩侵略者的角色和大規模戰爭暴行。對於美國人來說,廣島核爆炸一直是最後被證明正當的手段。長谷川注意到了這一點,並說:『這似乎觸動了神經。』

長谷川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從屋頂看到了投擲到東京的燃燒彈,他還記得地平線上奇怪的橙色光暈。長大一些後,他對日本政府把戰爭帶給本國人民感到很憤怒。後來,作為一名學者,他接受了投放原子彈對結束戰爭很有必要的立場。現在,他則認為美國對日本投擲原子彈是戰爭罪行,但他也補充說,美國不需要向日本道歉,直到日本真正接受自己所犯的戰爭罪行。這就是一個大無畏地審視那段醜陋歷史的人不斷發展的觀點,可惜的是大多數人,包括美國人和日本人,都沒有勇氣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