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傅說「靈石」見了天光就豐收 記錄東漢至清朝枯水

(2014/5/31)   viewed:3498   nownews   原稿連結


據史料記載,在兩江交匯的朝天門水域,有一塊長約200公尺的巨型石頭暗藏在江中。巨石上鑿刻著12處碑文,記錄了從東漢建武年間到清朝康熙年間共17個年份的枯水情況。但自乾隆十九年(1754年)以來,再也沒有巨石的出水記錄。

根據重慶日報報導,朝天門碼頭,人來人往。放眼望去,碧綠的嘉陵江水與褐黃色的長江水激流撞擊。激蕩的水域下,會藏有傳說中的能預知豐年與否的巨大靈石嗎?『我小時候就聽說過這塊石頭,據說是一塊記錄川江水文的枯水石刻。』在朝天門碼頭長大的、現年60歲的渝中區居民盧延輝說,『聽老人們說,這塊石頭相當神秘呢,它一出現,這一年就會豐收,但遺憾的是我至今還未見過。』

專家肯定朝天門水下有靈石 朝天門真有這塊靈石嗎?

大陸重慶市考古專家胡昌健給出了肯定的答案。『靈石位於朝天門長江與嘉陵江交匯處的石梁中部的水下石盤上,長約200公尺,上面鑿刻著12處碑文,有從東漢建武年間(西元25~西元27年)到清朝康熙年間共17個年份的枯水記錄。』胡昌健介紹,因東晉義熙三年(西元407年)上面鑿刻的《靈石社日記》,於是便將這塊石頭稱為『靈石』。

記者在《劉規》中看到,關於朝天門靈石一事,有如此記載:『朝天門外漢江水底石磐上,碑形天成』。不僅如此,在《諸道石刻錄》、《複齋碑錄》、《寶刻叢編》、《劉規》、《全唐文》等史料文獻中,都可以看到朝天門靈石的記載。渝中區文管所的工作人員透露,據目前考古所知,朝天門靈石在唐代出水13次,宋代1次,明代1次,清代4次。最後一次出水記錄是乾隆十九年(1754年),距今已有250年。史無戲言,既然有文字記載,朝天門靈石看來是真的存在。

傳說靈石見了天光就豐收

『傳說朝天門靈石非常靈驗,只要見了天光,這年就會豐收。』盧延輝說,這個神秘的傳聞,也讓他從小對這塊石頭充滿了好奇。事實果真如此嗎?其實,關於靈石顯現是否能預言豐收之事,相關史書的記載也是各執其詞。

清代巴縣詩人龍為霖用『百谷穰穰兆年豐』來描繪的朝天門靈石露水兆豐年,而同代詩人周開封也寫詩『舊傳見則年必豐』跟隨附和。然而據歷史記載,明弘治十七年(西元1504年)靈石露出來,該年卻大飢。清康熙二十三年(西元1684年),靈石又一次現身,該年又是大災,5月至8月沒下大過雨,樹木幾乎都枯死完了。在民國時期的《巴縣志•金石》中,當地知縣王爾鑒寫道:『明弘治改元,碑現,年飢。』

種種各執其詞的記載,讓朝天門靈石的『預言』更加神秘。大陸重慶市文物考古專家表示,這都是當地百姓的一種美好願望,靈石預測豐收與否,沒有科學依據。如遇豐收,也只是巧合而已。

推測石上文字早已被磨損

『朝天門靈石有重要的考古價值、民俗價值。』胡昌健說,這也是考古專家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找尋它下落的原因。大陸水文專家易哲文曾透過水文法,推測出朝天門靈石出水的海拔水位應在159公尺左右。這無疑為找尋朝天門靈石提供了一條捷徑。『159公尺左右是出水線的話,我們很可能曾對朝天門靈石視而不見。』考古界有專家如此推論,引來一片嘩然。甚至有考古專家以此大膽推測,1937年朝天門靈石應該露出過水面。

據相關資料顯示,1936年6月到1937年5月,四川盆地連續300多天沒下大雨,川江水位異常低,支流嘉陵江的很多地方可以徒涉而過。因為枯水,輪船被迫停航,望江興嘆,盧作孚的民生公司也不得已使用川江『枯水三段航行』。『枯水三段航行』就是將長江上遊宜昌至重慶的航線分為三段,每段根據不同的水位、流速、地形來調整馬力、船型、速度合適的輪船分段航行運輸。可見,因為這次枯水,給當時的航運造成了諸多不便。但遺憾的是,因缺失1937年朝天門靈石出水的文字記錄,因此,這也僅僅是種推測。

不過1999年和2003年,當朝天門水位在159公尺左右時,重慶的考古工作者又集體做了兩次努力,尋找朝天門靈石,胡昌健也參與了這次行動。『當時找到了約200公尺長的一塊大石頭,但沒有找到石頭上的題刻文字,所以大家不敢斷言那就是朝天門靈石。』他遺憾地說。2007年2月,朝天門水位甚低,胡昌健獨自一人再次去尋找朝天門靈石,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早已看見了它——就是曾經的『江上明月』囤船邊的那些長且闊的條形石梁!它們已經露出水面了,只是上面布滿了坑坑疤疤的『點』痕,那是支撐桿『戳』所致。

為何這塊石頭就是朝天門靈石?

胡昌健推測,根據水位線判斷,朝天門靈石的位置正好是船工支撐桿要『戳』的地方。晚清時期的朝天門碼頭十分繁忙,支撐桿『戳』得更厲害,到了近現代,輪船船底又對朝天門靈石長期磨損,因此,長且闊的條形石頭上沒有發現任何文字,只能說明靈石上的文字早已被磨損掉,不存在了。不過這到底是一家之言。朝天門靈石究竟是『相見不相識』,還是『長眠江中』,還有待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