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大師身世曝光? 玄奘與興教寺靈骨之謎…

(2013/4/30)   viewed:4962   大陸新聞中心   原稿連結

為配合大陸西安的絲綢之路申遺工作,有關部門開始著手拆除千年古寺興教寺內部分建築,因興教寺內玄奘塔,是玄奘靈骨奉安之所。因此一時間有關唐玄奘與興教寺的話題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那麼,歷史上的玄奘到底是怎樣一個人?興教寺又與玄奘有著怎樣的關係?眾人關注的玄奘靈骨現狀到底如何呢?
玄奘身世
根據北京青年報報導,史載,玄奘本洛陽緱氏縣(今河南偃師市)人。又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和《續高僧傳·玄奘傳》所述,他俗姓陳名禕,出身於儒學世家,幼年跟父親學《孝經》等儒家典籍,如『備通經典』、『愛古尚賢』,養成了良好的品德。父親去世後,二兄陳素在洛陽淨土寺出家,即長捷法師。玄奘十一歲那年,便隨長捷入寺受學《法華經》、《維摩經》等。『年十三,依兄長捷出家於洛。』
玄奘出家後,首先在洛陽淨土寺跟景法師學《涅槃經》,從嚴法師學《攝大乘論》(下簡稱《攝論》),達六年之久。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與兄長捷離開洛陽往長安,接著又赴四川,在空、景(慧景,攝論學者)兩法師處學習。次年,玄奘到成都聽寶暹講《攝論》,又跟道基學『說一切有部』的《阿毗曇論》,接著在道振處學習《發智論》。
為尋原典發足西行
在四五年裡,透過眾多名師的指授,玄奘對『大小乘經論』、『南北地論』、『攝論學說』等均有了甚深的見地,聞名蜀中。但他並沒有滿足,武德七年(624年)到相州(今河南省安陽市中西部),相州是當時攝論學的中心,玄奘從慧休學《雜心論》,又到趙州(今河北省趙縣境內),隨道深學《成實論》,再回長安從道岳聽受《俱舍論》,並向武德年間來華的中印度波羅頗迦羅密多羅(以下簡稱『波頗』)諮詢佛法。
早在南北朝時,佛教學術界就開始了『一闡提眾生有無佛性』的論爭。到玄奘時代,北方流行已久的《涅槃》、《成實》、《毗曇》學與真諦在南方譯傳的《攝論》、《俱舍》,構成當時南北佛學的主流。但玄奘師透過學習,深感真諦等古德譯著不善,致使義理含混,理解不一,注疏也不同,對一些重要的理論問題分歧很大,難以融合。
武德九年(626年),由中印度那爛陀寺來中國傳授那寺學說的高僧波頗到達長安,在善興寺譯《大莊嚴經論》,傳播戒賢的學說。這年,玄奘正在長安大覺寺,想必是受到波頗的啟發,得知印度有佛教最高學府那爛陀寺和佛學大師戒賢在那里講授《瑜伽師地論》的資訊,因而決心西行,直探原典,重新翻譯,以求統一中國佛學思想的分歧。唐太宗貞觀二年(628年),二十九歲的玄奘,發足西行。
貞觀十九年(645年)正月,玄奘回到長安,結束了十七年的遊學生涯,可謂滿載而歸。此後,在唐太宗的支援下,他于長安弘福寺組織譯場,開始譯經。在此期間,他『專精夙夜,不墮寸陰』。譯經之外,『每日齋訖,黃昏二時講新經論,及諸州聽學僧等,恆來決疑請義』。譯經講法之餘,玄奘還口授由弟子辯機執筆完成了著名的《大唐西域記》一書,全面記載了他遊學異國的所見所聞。
興教寺幾度枯榮
唐麟德元年(664年)玄奘圓寂。史載,其靈骨初葬長安附近的白鹿原,當時朝野送葬者達百餘萬人。總章二年(669年),朝廷為之改葬『大唐護國興教寺』(即興教寺),唐肅宗還為舍利塔親題寫塔額『興教』二字。


但之後千餘年間,興教寺卻幾度枯榮,歷盡滄桑。唐中期開始,興教寺已逐漸沒落。唐文宗太和二年(828年),唐政府鑑於寺塔損毀嚴重,曾重修塔身。清同治年間(1862-1874)興教寺遭兵燹,除三座舍利塔外,全寺付之一炬,幾成廢墟。1922年寺僧募修大殿、僧房十餘間,又先後由朱子橋、程潛增建及修葺塔亭、大殿、藏經樓、山門等,並補修了三塔。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兩次撥款整修。現興教寺主要建築有:山門、鐘鼓樓、大雄寶殿、法堂、禪堂、藏經樓等。
靈骨被分置幾處安奉
至於玄奘靈骨,一般認為唐末,天下大亂,為求保全,寺僧遂護攜靈骨至終南山紫閣寺安葬。至趙宋端拱元年(988年),金陵(今江蘇省南京市)天禧寺住持可政朝山來此,在廢寺危塔中發現法師頂骨,遂親自千里背負,迎歸金陵天禧寺供奉。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寺僧守仁及居士黃福燈等將法師頂骨由長干寺(即天禧寺,後更名為大報恩寺)東崗遷至南崗,建三藏塔安奉。清咸豐六年(1856年),該寺毀於戰火。清末此地建江南金陵機器制造局,民國改為金陵兵工廠。
1943年12月,侵占南京的日軍在施工中,從三藏塔遺址中發掘出安奉玄奘頂骨的石函。日軍起初嚴密封鎖消息,後因南京各界愛國人士抗議,汪偽政府迫於輿論壓力,與日軍交涉,日方才不得不答應將頂骨分為三份:一份於1944年10月10日在南京玄武湖畔小九華山建成磚塔供奉;一份由當時的北平佛教界迎至北平供奉(後由日本人分往日本);一份即存於南京雞鳴寺山下當時的汪偽中央文物保管委員會。而這後一份靈骨1945年由南京佛教界迎請到毗盧寺供奉,1963年為舉行玄奘圓寂1300年紀念法會,又將頂骨奉迎至棲霞寺。
『文革』開始,南京市佛協將這份頂骨送至市文管會保存。1973年,南京靈谷寺修復開放,經有關部門批准,該寺將這份頂骨從文管會請回供奉,寺內專設玄奘法師紀念堂,紀念堂正中心設13層密簷楠木塔,玄奘法師靈骨即安奉於此。
當時被送往北平的那一份靈骨,後來經歷了較多的分送、遷徙過程。首先,被日本人分出一部分迎往日本,輾轉供奉於東京增上寺、慈恩寺和奈良藥師寺等多處寺院。其間,1955年11月,應臺灣佛教界之請,日方又分送一小塊靈骨赴台,供奉在日月潭畔的玄奘寺慈恩塔內。留在北平的一部分靈骨,又分送大陸國內四處道場供奉:北京廣濟寺、廣州六榕寺、天津大悲院和成都文殊院。1956年印度總理尼赫魯訪問我國,提出禮請玄奘頂骨一事,後經周恩來總理同意,將供奉在天津大悲院的一份,由達賴喇嘛護送,在印度那爛陀寺玄奘學院建紀念堂供奉。
1998年9月,為在海峽兩岸炎黃子孫中弘揚玄奘精神,經國務院批准,南京靈谷寺分贈1顆玄奘頂骨舍利給臺灣新竹玄奘大學供奉。2003年11月21日,為紀念玄奘誕辰1400周年,西安大慈恩寺又從南京靈谷寺迎請玄奘法師頂骨舍利安奉於新建的玄奘三藏院的大遍覺堂。
長安興教寺墓塔從未被發掘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來有十餘位陝西學者透過考證,一致認為實際上葬於長安興教寺的玄奘墓塔從未被發掘過。從唐宋元明清至民國,歷代對寺院重修的記載甚多,但寺塔始終完好保存,特別是北宋政和五年(1115年)的重修,增建圓測、窺基兩舍利塔於玄奘塔兩側,都有力地證明了玄奘墓塔完好、其遺骸仍瘞藏在興教寺內。同時,有專家認為『史學研究應當把宗教信仰與歷史事實區分開,僧人可政傳得「頂骨」應屬宗教性說法,不應當做史實看待。』因而興教寺玄奘遺骨安葬地是歷史定論,『發塔』等奇談怪論是以訛傳訛,不能成立。當然,事實情況到底如何,以上謎團是否能得以完全解開,都還有待學術界進一步的研究。